20世纪80年代首富“资本困境”谣言:业绩股质押融资持续下滑

国家报告称,王麒诚出生于1980年,颜屋出生于1981年,是上市公司丁涵优优(300300)的负责人和实际控制人。2016年,胡润白手起家的亿万富翁名单上排名第一的是245亿英镑的净资产和多项荣誉。因此,他们被称为“80后最富有的人”,在当时并没有获得成功。

但是几天前,丁涵余友和“80年代最富有的人”夫妇被卷入了资本链紧急事件的谣言中。

3月31日,Handing Yuyou宣布公司的实际控制人颜屋抵押了他公司的股份。5月10日,韩愈宣布颜屋将质押其在该公司的股份。

这两项股票承诺的目的是“融资”。

此外,韩愈集团还承诺其60%以上的上市公司股份。

《牵手玉友》2016年年报显示,企业收入和净利润均有不同程度的下降。

2017年第一季度显示,公司收入、净利润和不含非净利润的净利润持续下降。

丁涵豫友推出的共同基金领域的共同基金平台“丁友才”也表现平平,亏损超过700万元。

针对业绩大幅下滑和资本链问题的传言,韩玉友表示,该公司目前正处于转型阶段,将于5月19日举行投资者接待日,届时将对外部问题做出积极回应。

股票连续质押融资根据韩愈于3月31日发布的公告,实际控制人颜屋质押其持有的上市公司股份1588万股。质押期从2017年3月28日开始,直至质押双方向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办理解除质押手续。

质押股份占颜屋持有的上市公司全部股份的7.24%。质押的目的是“个人融资需求”。

5月10日,颜屋再次承诺2017年5月8日至2019年5月8日期间的2700万股。质押股份占颜屋持有的上市公司全部股份的12.31%。承诺是为了“融资”。

公告显示,颜屋持有上市公司219,274,084股,占公司总股本的47.73%。此次承诺的2700万英镑占公司总股本的5.88%;本次股份质押回购交易后,颜屋已质押股份210,004,084股,占公司持有股份总额的95.77%,占公司股本总额的45.71%。

除了实际控制人本人,持有韩愈5%以上股份的股东韩愈集团有限公司也对其在上市公司的股份进行了股票质押回购交易。质押期为2017年4月11日至2018年4月11日。质押股份2115万股,占上市公司股份的64.09%。

本次进行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后,汉鼎宇佑集团累计质押股份3300万股,占其持有上市公司股份总数的100%,占公司总股本的7.18%。此次股权质押回购交易后,豫友集团质押股份3300万股,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100%,占总股本的7.18%。

至于股东和实际控制人连续质押股份融资,丁涵俞友和“80年代首富”面临财务约束的说法广为流传。

根据韩愈友2016年度报告,报告期内,公司发生的财务费用为17,726,618.30元,比上年同期增长163.16%,主要是“贷款利息支出增加”。上市公司面临沉重的借贷压力似乎是不争的事实。

董蜜办公室的丁涵余友告诉记者,不可能知道主要股东在下面做什么。大股东无需就上市公司股权质押及其所获资本的使用情况进行如下说明。这不在信任范围内,所以他们不能在外面回答。

共同基金平台的损失对韩愈来说一直是一个巨大的打击。从2016年年度报告和2017年第一季度报告来看,这一业绩确实受到了很大影响。

根据2016年的年报,韩愈的年收入接近4.29亿英镑,同比下降39.82%。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超过3800万元,同比下降51.41%。扣除非盈利后的净利润从2015年的盈利变为2016年的亏损超过1110万元,同比下降130.51%。

2017年第一季度收入超过9500万元,同比下降47.83%。上市公司股东应占净利润超过1833万元,同比下降19.8%。不含非营利组织的净利润为1194万元,同比下降46.26%。

年报显示,2016年,公司将依托上市平台,利用强大的资本支持,加快互联网金融生态建设。

在本报告所述期间,金控服务的两个主要产品已经全面投入使用。“丁友才2.0版”和“鼎湖台”两大核心产品相继投产。公司自主开发的基于大数据的信用报告模型在相关产品中运行顺利。

公共信息显示,豫园的财务布局主要由两部分组成。其中一部分旨在创建一个完全许可的财务控制系统。目前,布局包括交投租赁、上海保险交易所、中桂民基金(公开发行基金)和安科人寿保险等。另一部分是“智慧城市互联网金融平台”,主要由杭州丁友才金融服务有限公司拥有,主要平台是丁友才和鼎湖台。

2016年9月26日,丁涵俞友宣布向鼎增资约4.09亿元。然而,年度报告显示,2016年丁友才损失超过756万元。

深圳证券交易所就致韩愈友网络有限公司的关注函发出通知,韩愈友表示,2016年,定友地产注册用户约26万人,已发行产品约17万件,总规模约为2.79亿元,营业收入约为104万元。

《财经》子美马也《财经》质疑说,根据公布的数据,丁友才的营业收入约占营业额的0.37%。业内人士认为,如果丁友才0.37%的净利润是可以理解的,但如果运营收入如此之低,这个平台的生存状况就“令人担忧”。

中央财经大学中国互联网经济研究所副所长欧阳日辉对马也财经表示,丁友才的数据异常,他的信任不足,“不能排除他涉嫌制造假目标”。

业内许多人还告诉记者,在共同基金领域,丁磊拥有“非常普通”的财富。

一些知情人士告诉记者,王麒诚曾经说过,“金融应该像集邮一样安排”,即金融的所有垂直分支都应该参与进来。

记者在第一家权威P2P在线贷款行业门户网站——在线贷款之家的论坛上看到,关于丁友才的大部分帖子和讨论都是投诉和负面的,给出的意见是“不推荐的”。

研发费用减少,宣传费用增加,20世纪80年代最富有的夫妇比上市公司本身更富传奇色彩。

据公开报道,Handing Yuyou创始人王麒诚在浙江大学二年级时通过销售光收发器赚取了第一笔100万元,毕业后创办了Handing Information Technology Company。

2012年,丁涵股份(后更名为丁涵裕友)在深圳创业板上市。

他的妻子吴彦远是浙江电视台的一名电视记者。

外界更了解的是20世纪80年代最富有的上市公司和夫妇的各种荣誉称号和令人眼花缭乱的投资。

仅年报披露,韩丁于先后荣获“浙江博士后工作站”、“浙江建筑装饰行业拔尖企业(建筑智能)”、“2015年全国智能建筑行业80强企业”、“2015年全国智能建筑行业产品名牌”、“2015年全国智能建筑行业最具潜力企业”、“2015年浙江最佳创新软件企业”、“2016年(第16届)浙江电子信息50强成长特色企业”和“中国建筑装饰行业企业信用等级AAA”。

截至报告期末,公司及其控股子公司已获得11项软件版权和14项专利许可证。

截至2016年度报告期,韩愈友共有10家全资子公司、3家控股子公司和10家控股子公司。

20世纪80年代最富有的夫妇并非白手起家,背后有一个大家庭,这种观点也成为杭州首都圈和街头讨论的话题。然而,没有权威渠道证实这一点。

然而,根据2016年年报披露的相关信息,韩愈去年的管理费用为84,268,001.21元,同比下降6.82%,主要是由于技术研发费用的下降。

销售费用支出15,652,010.63元,同比增长1.84%,主要是由于宣传推广费用增加。

对于丁涵余友目前的表现以及外界的传言,证券代表告诉记者,5月19日将有一个投资者接待日,届时公司的主要高管将出席,他们可以积极回应外界的一些疑虑和困惑。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