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香港的法律界在7分9秒内悄悄地代表国内压力交易者

2018年7月9日,中国律师关注团体在终审法院外举行集会,默默地站了7分零9秒,抗议对律师的镇压。

(林国立照片)。2018年7月9日,集会的参与者拿着被监禁的人权律师的照片,如于文生、蒋田镛和王张泉,要求当局释放他们。

(林国丽照片)在中国香港,中国维权律师关注小组(China Rights律师关怀小组)晚上在终审法院外举行会议,默默地在雨中站了7分零9秒,抗议内地对维权律师的迫害。

关注小组主席何俊仁说,三年前,当局曾大规模逮捕人权律师,向法治宣战。此后,当局在秋季之后继续通过吊销人权律师的牌照和其他手段与他们结算账目,这是一种白色恐怖。

(林国丽报道)数十人,包括中国维权律师关注小组、支持联盟、社会福利协会、法律组织法律和政治事务协会,周一(9日)聚集在终审法院外,静静地站了7分零9秒,抗议709人被捕。

维权律师关注小组主席何俊仁(Albert HO)表示,他曾声称依法治国多年,但在709次逮捕中,有300多人被捕,这是对法治的宣战,要求当局停止打击维权律师,释放仍在狱中的维权律师。

何俊仁议员说:他向中国政府提出强烈抗议,希望709名被捕人士和律师也能立即获释。1998年,他提议依法治国。不幸的是,我们已经20年没有看到进展了。今天,在习近平的新时代,他稳步撤退,甚至进行颠覆性镇压,对法治造成了最严重的破坏。全世界的人都认为中国是完全无法无天的。

何俊仁议员亦表示,709被捕后,当局改变策略,向律师施加压力,要求他们吊销牌照。自19届国会以来,16名律师被吊销执照,批评白色恐怖。

何俊仁说:可能现在有些策略上的改变,就是秋后算帐继续做,但个别律师去收拾,各律师对他们的执照,加以取消或吊销,这是很恐怖的做法,是白色恐怖的做法,大家看到余文生律师,文海星律5937彩票师等都被陆续吊销牌照,陆续有来现在有16个律师已经被先后吊销牌照,这是白色恐怖,继续追杀律师。何俊仁议员说:现在可能会有一些策略上的改变,即秋季后继续结算,但个别律师要清理,每个律师都要取消或吊销执照。这是一个可怕的做法和白色恐怖的做法。众所周知,律师于文生和文海星的5937号彩票玩家执照被一个接一个吊销。多年来,16名律师的执照相继被吊销。这是白色恐怖,他们继续追捕律师。

出席集会的前立法会议员及资深大律师梁家杰对此表示关注。在709大逮捕中,唯一没有听到任何消息的律师是王张泉。他说王张泉只是尽了律师的职责,为他的委托人争取权利。结果,他被逮捕了三年。

梁家杰说:他所做的是,根据中国宪法,任何律师都可以为一些受到政府迫害的持不同政见者获得应有的权利。然而,从三年前的7月9日至今,他一直没有听到消息。如果一个律师只是在为他的委托人做宪法应该争取的权利,他可能会陷入困境。这绝对是无法无天的。

前法律界立法会议员吴爱义表示,法律界和中国香港市民有责任为内地同行大声疾呼。

吴爱义说:自由的人,会说话的人,继续为那些没有自由和不会说话的人说话,继续为他们战斗,风雨没有改变,希望他们能尽快完全自由,希望世界上没有更多的国家,并在维权者的压迫下建设国家的力量。

与会者还批评说,通过骚扰和恐吓被捕律师的家庭成员,他们被迫认罪,并要求停止这种牵连家庭成员的做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