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品电子商务战场僵持药袋网络计划在香港上市,称VIE框架调整已经完成

(药兜网联合创始人颜波摄影/于玉金)记者于玉金经过超20年的发展,电商巨头阿里、京东也早已开始布局,中国医药电商在政策、资本的助推下,2019年进入发展快车道;另一方面,网售处方药审核不严格行业面临质疑,部分医药电商遭遇药企停止供货,医药电商的“七寸”亟需破解。

尽管医药电商赛道发展还有待完善,但在万亿蓝海面前,仍不乏年轻企业竞逐。

据记者了解,成立于2014年的药兜网在2018年已经盈利1000万元,在未来两月,将完成新一轮融资,并计划在2021登陆资本市场。

6月28日,药兜网联合创始人颜波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做医药电商平台的企业确实比较多,但还是有部分企业没有为工业企业(即制药工业企业)带来新的价值点,作为一个外来者,用互联网的技术很容易去打破原有体系,而在打破体系之后,是否有能力再构建新的体系至关重要,也就是说医药电商企业要成为破坏者和重建者,要同时具备这两项能力,才能以互联网革新的姿态去做好事情。

新一轮融资在路上药兜网成立于2014年底,经历了四年的发展,从专注于B2B第三方医药电子商务的企业发展为现今从2B延伸到2C业务全生态医药电商体系,2018年9月,药兜网完成数千万元A1轮融资,由海之康医疗健康基金独家投资。

颜波告诉记者,上一轮融资重点花费在两个方面,一方面是技术的投入,另一方面是建立线下商业公司,建立慢性病的门诊药房。

“药兜网是一家互联网技术企业,技术始终是公司投资的大头,公司自创立之初至今,整个互联网的技术团队都保持在30%以上的比例。

”颜波表示。

据记者了解,药兜网自3月开始决定铺线下店,目前有5家,计划建立“一仓一店”各省会建立省级仓储中心,实现线下仓储和配送服务,同时在各个地市建立中心慢病药房,而目前困扰药兜网铺垫速度的是如何找到合适的药店,进行全资收购。

记者的从药兜网获悉,2018年,药兜网GMV达到160亿元,营收近2亿元,盈利1000万元,2019年一季度GMV和营收都接近2018年全年的规模。

颜波在采访时向记者透漏,药兜网B轮融资正在开展,融资规模大概在2亿元的额度,会在7月、8月完成融资,并计划在2021底登陆资本市场。

“根据药兜网构筑的整体新供应链体系,公司认为依靠当前自身的投入和前期的融资已经能产生盈利的情况下,这个方向正确性已经证明了,可以步子迈的大一点,更快一点把这个事情去落地;目前公司已经完成了VIE架构的调整,第一目标瞄准港股。

”颜波说。

医药电商“七寸”待解目前,中国医药行业在流通领域有2万亿市场,但线上互联网化的比例还不足20%,近8成的市场有待开拓,看似繁华似锦的前程,却也问题频出。

今年4月,医药电商企业药师帮遭遇包括扬子江药业、哈药集团等药企联合抵制,上述药企禁止旗下经销商向药师帮供货,有个别药企甚至将断供的范围扩大至所有医药电商平台。

“目前确实有一部分企业自己有破坏的能力,把互联网的技术或者是一些原有的快消品商业模式搬过来,经验借鉴过来是很容易的,但是借鉴过来之后,原有的格局体系打乱之后,怎样再去构建一个合理的新的体系至关重要。

”颜波认为。

颜波介绍,原有的渠道基本上都是通过线下的分销体系逐级“压货”,解决制药工业自身的药品销售问题,但药品进入流通领域后,各级经销商销售情况如何、药品品质如何,服务如何,制药工业其实就缺乏控制的手段和能力。

“药兜网现在构筑的体系,借助互联网和药兜网自身的线下仓储和药店建设,可以做到在药兜网的平台上卖出的药品,制药工业可以有掌控的,可追溯的。

”颜波进一步表示,药兜网的体系是不需要经过多级分销的,比如通过公司所在的重庆厂,就可以直达重庆覆盖区域的所有的药店,更加扁平化。

据记者了解,2019年,药兜网有一个明确的目标“一百品种一百亿”,也就是通过药企合作,拿到药品的线上总经销权,实现一个品种一年营收1亿元,目前已经和天士力、贵州益佰、上海现代、西藏扶正等药企都已经开展合作。

记者对话颜波记者:市场有声音认为,接下来将是医药电商B2B模式发展将进入“快车道”,你如何看待这种说法?原因是什么?颜波:B2B模式借助互联网的发展进入“快车道”,从国内外来看都是有其必然性的,以美国医药行业为例,其早已完成了B2B模式发展,诞生了CVS、Walgreen这类高度集中化的巨头。

从中国的一些情况看,目前不管是制药工业、医药商业还是药店都已经建设过电商平台,或者已经在不同的第三方平台上尝试,但很尴尬的局面是没有几家做很好的。

记者:国家实施“两票制”,也是在减少流通过程的成本,降低消费者购药的压力,但目前看效果并不是十分明显,原因是什么?药兜网有如何能切实做到降低药价?颜波:其实也取决于制药工业,国家虽然出了政策,但是制药工业依靠自身,没办法摆脱原有的传统渠道,即经销商体系,只要制药工业摆脱不了经销商体系,整个供应链和配送的环节始终就压缩不了,制药工业、药店也很无奈。

目前药兜网所做的就是给制药工业提供了一种新的渠道选择,这是药兜网自身要构建、强化的能力。

制药工业可以有第二种选择,可以通过药兜网的的线上渠道,和线下辐射的一些自营配送仓和自营的慢病药房,能够使其药品在新的渠道上能销售出去。

记者:公司从创立之初的B2B模式,延伸至B2C的的逻辑是什么?颜波:在谈B2B和B2C时,医药行业在本质上与其他行业是不同的,其他行业可以将两个模式分开,但在医药行业,真正要实现国家提出医保控费、降低药价等,一定是需要将2B到2C整体打通才行。

目前药品贵,其实不是厂商卖的贵,渠道的成本太重,因此只有把厂商和药店连接起来,才能将中间的渠道从目前的5-10个压缩到1-2个,要做渠道的压缩,要做新的供应链搭建,所以药兜不得不去尝试将B2B2C链接起来。

记者:阿里、京东等传统电商巨头也参与到该赛道,公司的竞争力在哪里?颜波:阿里、京东解决的是方便方面,医药行业的重点还是要解决控费方面,真正的从供应链把成本能降低下来。

制药工业或者是商业药企,尤其是大型制药工业和商业药企去做电商平台时,其出发点或者其定位只能去走自营型的电商平台,因为其和其他的制药工业或商业是很强的竞争性关系,其他的制药工业或商业药企是不可能把其视为一家具有第三方属性的平台,不能放心入驻,这种商业上的竞争性就决定了传统的商业企业和制药工业做电商最终也只能是成为一家自营型的电商平台,对成为行业级的巨头会相差比较远,因为行业的巨头一定是第三方形式的。

国内阿里、京东目前也有尴尬的一面,药企与其合作时会担心入驻后自身用户变为其他平台的流量,造成自身的用户消失,药企反而会觉得自身不是占据了互联网医药电商的机会,而是把自身原有的用户资源以及自己拥有的市场拱手让给了别人。

记者:药企与药兜网合作时,是否有上述的担忧?颜波:药兜网本身不是一家传统的商业公司或者药企做出来的,在这一点上,药企对与药兜网的合作障碍会小很多。

药兜网在于制药工业合作时,有自身能够吸引制药工业的地方,不是要把其原有的经销商体系拿掉,只是在给制药工业做增值、做加法,做新的渠道,制药工业也愿意去尝试。

制药工业愿意变革但又害怕变革太快,突然将其在全国已经形成了整体固有的市场格局、价格体系和用户服务体系打乱,打断的同时却又没有一个行之有效的办法能够形成新的格局,所以尴尬之处则在于,制药工业上大电商平台担心,上小点上平台又觉得做不起量。

记者:对于医药流通领域,除部分电商打破原有药企价格体系的问题外,还有什么痛点必须要解决?颜波:其实行业内,问题还是出在原有的经销商体系上,虽然很稳定,但已经成为了国家对医药行业布局的一个障碍,或者是老百姓对健康诉求的一个障碍。

对药企来说,把货压到经销商体系后,经销商体系的串货现象目前还是比较严重的,原本是在北京地区销售的药品,但突然跑到了河北、河南等区域,对药企来说是非常不好现象,个别的经销商为了自身的利益,就会造成全国的药品的价格或质量的一些问题。

还有一点,药店方面也会出现串货,有时一些人会拿着医保卡去医院开出一些药,但这些药品有时会通过一些贩药途径又回流到了药店体系,进行二次销售,再次买这个药品存在很大的风险。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