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北京和奥地利之前,加拿大媒体关注小日本的网络封锁

30日,也就是奥运会前8天,小日本违背了国际奥委会两周前关于封锁一些敏感网站的承诺。随着对媒体审查和控制的加强以及对恐怖主义学生和持不同政见者的大规模逮捕不断升级,这一事件引发了世界各地人权组织和媒体保护组织的广泛批评,使北京和奥地利再次成为包括加拿大在内的主要西方媒体关注的焦点。

“保护记者委员会”:国际奥委会不知道它和谁同床共枕。卡尔加里先驱报说,在北京媒体中心工作的记者说他们看不到大赦国际的网站。

国际奥委会早些时候表示,它知道中国审查互联网的计划,后来否认事先知道日本计划严格控制2万名记者的互联网,称这是日本在最后一刻做出的决定。

”多伦多《星报》三十一日对国际奥委会前一天“允许小日本在奥运期间封锁大批网站”的表态置评说,“奥委会的表述使亚洲、欧洲和北美的推崇言论自由的人震惊,引发了对奥委会‘没有骨气’,对奥运主办方唯命是从的做法的谴责。《多伦多星报》前一天评论了国际奥委会的声明,“日本在奥运会期间被允许屏蔽大量网站。国际奥委会的声明震惊了亚洲、欧洲和北美言论自由的倡导者,并引发了对国际奥委会“缺乏主心骨”和奥运会组织者辞职的谴责。

“多伦多星报”是指日本宣称针对恐怖分子、西藏和所有参与人权、言论自由和民主促进的团体的“敏感”网站和报道。

明星报在接受“无国界记者”文森特·布罗塞尔(VincentBrossel)采访时表示,“这一事件肯定让国际奥委会丢脸。

”他说,“这只是2001年中国(共产党)政府承诺多么软弱的一个例子。他们根本没有诚意为报道奥运会的记者提供正常的工作条件。

《多伦多星报》采访了纽约记者保护委员会的鲍勃·迪茨(BobDietz)。

他说,“我认为国际奥委会不知道和他睡过的那个人。

中国香港“人权观察”的尼古拉斯·贝奎琳(NicholasBequelin)告诉《南华早报》,“这一事件证明国际奥委会对转向彩票商店没有兴趣”,并且“它也玷污了奥运会”。

《多伦多星报》称,这三个组织都被日本禁止和取缔。

报告提到,大赦国际在本周的一份声明中称,它正在利用奥运会作为借口来加强和镇压对其稳定构成威胁的团体。

大赦国际:在线评论违反人权和奥林匹克精神加拿大国家邮报31日在一篇社论中称,包括英国广播公司、德国之声和维基百科在内的敏感网站已经被封锁。

国际奥委会主席韦布·鲁根对中国没有履行承诺“表示遗憾”。

《环球邮报》31日报道称,北京奥组委的孙韦德表示,中国当局将提供“充分、便捷的互联网连接”,使奥运报道“不受影响”,但拒绝透露在政府眼中什么是“足够的”。

当被问及恐怖网站时,孙承认他们会被屏蔽。

《环球邮报》称,人权组织表示,他们最近对日本违背改善人权的承诺感到愤怒。

同样被日本关闭的大赦国际(Amnesty International)东亚研究员马尔卡里森(MarkAllison)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在违背改善中国人权的承诺后,媒体审查大张旗鼓地进行,再次违背了承诺。

他说,“奥运会期间的互联网审查有害于基本人权,违背了奥林匹克精神。

《环球邮报》援引“中国人权”组织的证据称,中国教师刘邵琨因在互联网上张贴四川地震后揭露“劣质建筑”的校舍照片而被判一年劳教。

报道称,刘已经是第三个因质疑大楼倒塌而被劳动教养的人。

《国家邮报》的社论:奥林匹克运动会——面临风险的官僚主义,《国家邮报》的社论最后说:“财富和财富是齐头并进的。

如果有好消息的话,那就是这一系列可耻的事件将给中国的对外开放带来真正的压力,这种压力远远大于在没有听到批评的情况下顺利举办比赛所产生的压力。

中国在奥运会上投入了巨大的国家声誉——当然是官僚机构中利害攸关者的脸——但显然他们已经决定使用中央计划和欺骗性的共产主义独裁工具,以及国家强加的“和谐”理念和行动。

社论说,“现在是西方(自由)贸易繁荣的时候了。就像东柏林和西柏林的区分一样,这种生活方式的比较已经成为一种罕见的实验室实验。相比柏林,当前的中国政府可能没有为这些做法(阻止言论)的后果做好充分准备。

“此外,渥太华市民和温哥华太阳报也在31日对此事做了大量报道。

除加拿大外,美国、澳大利亚、德国、荷兰、英国、法国、西班牙、爱尔兰、新西兰、菲律宾、香港、中国、台湾等国家和地区的主要媒体也报道了日本的信息封锁和侵犯人权行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