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政府总理如何看待这一轮监管和控制?

水皮和中国的宏观调控始于2004年,目标是房地产投资过热。当然,预热始于2003年6月央行新政。

纵观中国房地产的发展,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房价的上涨已经加快,经历了三个主要过程:第一个过程是2003年至2004年的繁荣,其次是2005年至2008年的平台整合;第二个过程是2009年至2010年的激增,随后是2011年至2014年的平台整合。第三个过程是当前从2015年到2016年的繁荣,这也将进入平台整合。尚不清楚平台整合将持续多久。

这三个主要过程,第二个和第三个都是由政策直接刺激的,第二个是由于4万亿经济刺激计划和信贷的大规模释放。第三个原因是,各地增加了库存杠杆,银行存款总额已达到3万亿元。

显然,政策和策略确实是中国房地产行业的生命。

始于黄金周前夜的本轮调控自然也是逆向调控,和过往不一样的是并没有统一的中央政策,取而代之的是各地的“因城施策”。从黄金周前夕开始的本轮监管自然是相反的。与过去不同,现在没有统一的中央政策,取而代之的是各地的“逐个城市的政策”。

当然,黄金周如此集中肯定是中央政府统一安排的结果。人们特别关心的是中央政府最高管理层如何看待这项法规。从目前的媒体报道来看,第一个评论是央行行长周小川发表的。周小川在10月6日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上的讲话中提到,中国一些城市的房价最近上涨过快。中国政府对此高度重视,积极采取措施促进房地产市场健康发展。

有关人士会记得,早在今年年初,在NPC和CPPCC会议期间,央行行长在评论房地产市场时,也认为中国居民的杠杆率不高。

这意味着房地产抵押贷款风险是可以控制的。2月2日,央行还将一套公寓的首付比例从25%调整至20%,并将第二套公寓的首付比例从40%调整至30%。没人能想象在六个月内,市场会发生如此巨大的变化。据估计,小川奈那正在思考,不是我不明白,而是世界变化太快。

周小川的演讲在海外华盛顿进行,这已经是国内报纸的第九次了。8日,在李克强主持下,国务院召开常务会议,正式积极回应《国家农业现代化规划》通过过程中的房地产议题。全文内容如下:“推进农业现代化和新型城镇化相辅相成,强化地方主体责任,因地制宜、因地制宜,保障居民基本住房需求,努力实现安居乐业,促进房地产市场稳定健康发展。

”三天后,11日,李克强出席了在澳门举行的中葡经贸合作论坛并发表主旨演讲。他再次指出,“针对当前中国房地产市场两极分化的情况,我们将强化地方政府的主体责任,因地制宜,因地制宜,因地制宜,保障居民基本住房需求,采取符合国情和城市特点的有效措施,努力实现安居乐业,促进房地产市场稳定健康发展。

我们有信心也有能力实现今年经济和社会发展的主要目标。我们决心保持抵御系统性和区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为明年经济持续稳定奠定良好基础。

“几乎与此同时,当市场广泛蔓延,中央银行和银监会检查非法资金进入房地产市场,国务院办公厅已发布计划,促进1亿非注册人口在城市定居。主要精神是“十三五”期间,登记人口城市化率每年提高1个百分点,年均人口转化率1300万。到2020年,登记人口的城市化率将达到45%,登记人口与常住人口的城市化率差距将缩小2个百分点以上。

有1亿人口进入这座城市,想象一下需要多少住宅用地,市场需求有多少,存货才是真正的出路。当然,这也是真正的需求。从城市化的角度来看,房地产仍然是支柱产业,政府的善意是显而易见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