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资本投资7亿美元收购贾立安第三方支付许可证

冉·东学一起支付了执照费,这笔交易最终达成了。

4月18日晚,深圳新都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都”)宣布,已收到贾立安支付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贾立安支付”)关于完成工商变更登记备案手续的通知,并取得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颁发的变更后营业执照。

此后,新资本成为贾立安的唯一投资者和实际控制者。

“如果排除政策层面的限制,M&A交易支付许可证的需求仍然非常强劲。

苏宁金融研究所互联网金融中心主任薛洪言说。

本报记者咨询多位第三方支付牌照转让中介还了解到,目前包含互联网支付两项的牌照价格是7亿;五项牌照价格是12亿元。记者咨询了多家第三方支付许可转让机构,了解到目前包括两项互联网支付在内的许可价格为7亿元。五个许可证的价格是12亿元。

对此,业内许多人表示,网上支付和银行卡收单的价值相对较高。然而,预付卡许可证没有市场价值。

然而,一名中介也告诉记者,转让第三方支付许可证的资源不多。

收购期间,贾立安早在2017年12月7日就支付了“吃饭”罚款。新资本宣布,已审议并通过收购贾立安支付有限公司100%股权的议案,同意公司以现金7.1亿元购买贾立安支付的100%股权。

今年3月29日,中央银行批准贾立安支付改变其主要投资者和实际控制人。

直到4月18日,新资本成为贾立安付款的唯一投资者和实际控制者。

资料显示,贾立安支付于2009年正式成立,其主要业务是银行卡收单业务。2012年6月26日,收到中央银行发放的支付业务许可证,并于2017年6月27日续签,有效期至2022年6月26日。

新资本成立于2001年,主要从事以金融POS机为主的电子支付受理终端设备软硬件的生产、研发、销售和租赁。它是贾立安付款的主要供应商。

那么,为什么上游POS机供应商与收购方合并?“收付业务是公司战略定位的核心部分。通过此次收购,可以获得支付产业链中的核心资源,从而带动上市公司其他业务部门的发展,从根本上推动公司的战略转型,全面提高盈利能力。

“新首都以前说过。

海通证券分析师认为,新都和贾立安都在支付产业链中,双方有着长期的合作基础。收购完成后,他们可以更好地进行快速整合。其次,公司可以利用电子支付行业多年积累的经验,以电子支付为起点,向电子支付产业链下游拓展,加强支付产业链的资源整合,从而凸显一加一比二的协同效应,充分享受第三方支付行业带来的发展红利。

未来,POS将从简单的支付机器升级为“支付门户+数据中心+营销管理平台+金融服务平台”的综合管理平台。

不过,记者注意到,贾立安支付在收购过程中也受到了央行的处罚。

去年12月27日,中国人民银行宁波中心支行公布了行政处罚信息。贾立安因阻挠检查和未按规定进行反洗钱检查,被中央银行处以138万元以下罚款。

对此,当时新资本宣布,除全额缴纳罚款外,贾立安支付还结合实际情况进行了进一步的全面自查,并制定了相关整改措施,包括贾立安支付高度重视反洗钱检查,公司严格遵守反洗钱相关法律法规,严格执行监管政策的相关规定,全力配合监管机构的检查工作。严格按照规定做好客户风险登记和分类工作,登记客户身份信息,保存有效客户身份文件副本,持续识别客户身份,及时提示客户更新信息;加强反洗钱和反恐怖融资等“黑名单”管理。

支付许可证有市场吗?近年来,随着支付许可证发放的收紧,行业并购时有发生。

记者发现,恒大、小米、美团、伟平、滴滴相继完成支付许可的收购。

“未来仍将有更多的支付并购,整个支付市场仍将有一个集中的过程和阶段。

易观国际金融中心高级分析师王鹏波指出。

一名移动支付网络官员表示,微信支付和支付宝在场景和流量上的垄断在整个第三方支付市场份额中几乎不可动摇。

大多数支付机构只能在细分市场集中工作,但它们不太容易混合。预计一些支付机构仍将在2018年寻求出售。

值得一提的是,支付许可证的价格继续上涨,而支付行业的重大并购正在密集进行,许可证数量正在减少。

两个第三方支付许可转让代理都告诉记者,目前包括互联网支付在内的两个项目的许可价格为7亿元。五个许可证的价格是12亿元。

谈到许可证价格的上涨,业内许多人也指出,由于监管的收紧,许可证的支付已成为稀缺资源。此外,一些中小支付企业在竞争中市场份额小,利润低,因此手中的车牌成为资本追逐的焦点。

那么,在未来的许可证支付中,会不会出现“没有市场的价格”现象呢?“分开来看,几种类型的支付许可、网上支付、银行卡收单许可价值较大,可供并购的目标数量有限,潜在需求仍然很大;预付卡接收和发放许可证,特别是地区许可证。市场空有限,并购活动不活跃。

”薛洪言说。

王鹏波还指出,没有人购买过任何类型的车牌,比如预付卡。然而,银行卡收据、手机支付等牌照仍然有市场,尤其是手机支付,市场增量仍然足够大,或者支付公司对于全牌照的价值也非常高。

上述中介还告诉记者,现在最热门的是移动支付许可证。

对此,国际工商大学公共政策研究所首席研究员苏培科建议,央行应调整对第三方支付许可的监管策略,实施总量控制的动态平衡机制,但不要过于死板和一刀切。例如,具有实际支付业务需求、一定数量和合规经营的支付企业可以获得许可证,但坚决不允许转让和流通许可证或更换实际控制人。一旦做出改变,将实施还款。让不具备条件、没有实际支付业务的特许企业坚决实施还款,让第三方支付回到金融服务的业务原点,杜绝空空壳投机和权力寻租。

发表评论